原创百高建筑商学院01-12 23:21
作者:花仙子(转载)

摘要: 网易娱乐4月3日报道 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3月3 1日因心脏疾病在美国迈阿密一间医院去世,享

 

点击上面百高建筑商学院关注,即可免费订阅

百高建筑商学院(微信号:bgjzsxy2015)——国内首个全面解读国内外建筑研发和建筑销售的微媒体,数百万建筑人的精品阅读选择,深刻、独到、精典、有料。你的视界,从此大不同。

商务合作请联系QQ:3313481667

网易娱乐4月3日报道 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3月3 1日因心脏疾病在美国迈阿密一间医院去世,享年6 5岁。扎哈·哈迪德被认为是当今世界上最顶尖的女性设计师,2004年,她获得了“建筑界的奥斯卡奖”普立兹克建筑奖,这是该奖项第一次授予女建筑师。田朴珺发文悼念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


全文如下:

昨晚一个朋友告诉我:“扎哈走了。”刚开始我还以为这又是一个愚人节玩笑,正打算给扎哈发条信息问她还好么,刚在输入栏里打上“Are you OK?”还没来得及发送,另一个朋友就把新闻的截图发了过来。那一瞬间我简直无法呼吸,心脏都停了一拍。整个晚上我也没睡好,总觉得作为她的朋友,我应该为她说些什么,让更多的人了解她,把她的信念传递出去。其实,我与扎哈并不算那种“闺蜜”式的朋友,但我知道我与她之间的友谊,已经超越了年龄、距离与国籍。

我与扎哈一共见过三次。

第一次是去年四月,米兰,我参加她的一次设计展。我惊讶于她强大的气场,很多人围着她,高冷女王范儿,而且我是一个遇到这种大场面会向后躲的人,所以也不敢主动搭讪,只是在我们共同的朋友介绍下,很客气地点点头,小心翼翼地问:我准备今年拍《谢谢你,伦敦》,不知到时能不能请您做采访嘉宾。她非常社交性地客套了一句:哦,好,你跟工作人员安排一下。

仅此而已。

后来,还是通过我们这个共同的朋友,帮我敲定了采访前的一次见面:我邀请她来参加承礼学院在伦敦的结业晚会,她答应了。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因为这么大的腕儿,居然直接就答应了。

那天的晚宴上,我对她的印象有些转变,因为我发现她会笑了。她那天很有兴致,一改之前冷冷的威严,主动跟周围的人聊天。第二天下午,就是我们的采访,也就是我见她的第三面,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昨天晚上的宴会,我觉得很温暖。

哦,原来女强人也有柔软的一面。

2015年7月15日,下午,伦敦,扎哈工作室,阳光明媚。

在采访开始的几个回合里,扎哈的回答相对平静与平淡,更像是一部机器在向外打字,这可能和我的问题有关,因为面对无数次大同小异的采访,例如个人对于建筑的理解等等,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感到麻木,乃至厌倦。回答流畅,但没情感。但是,当我问到另一个问题时,她停顿了一下,思考了几秒钟才开始回答,而我现在想来,这一刻,应该就是我们友谊的开始。

“作为一个女人,你是如何在建筑这个男人把控绝对话语权的领域里,取得了今天如此的成功?”我问。

她望着我,停顿了一下,没有回答。我望着她,看见她的眼睛里,有光在闪烁。

“I work harder than anyone else, I work harder all the time.”

我比任何人都努力,我每天都如此努力。

我忽然感到,此刻,我的眼里也有光在闪烁。

现在看,之所以她会认真回答我这个问题,是因为我问她的时候也非常真诚,并不是为了吹捧她或是套近乎,而是我真的想知道,面对当今如此复杂的社会环境与人际关系,很多男人尚且不能应付,一个女人又该如何发展自己的事业?而她的回答也让我产生了触动,这一点她一定能看出来。我们产生了共鸣,女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就是在这一刹那,我知道我们已经建立了友谊的基础。

之后的整个下午,她说话时都充满了感情,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冰冷的雕像,而是一个普通的有血有肉的女人。我们之间不再是采访关系,我们是在聊天。

一个例子:

采访前,摄影师为了不让她胸前的麦克风入镜,请她挪一挪位置。她立刻反问:你为什么不挪一挪?后来我才知道,她不愿意挪动是因为她的腿有些不适,行动不便,她不想把脆弱的一面展现给别人,所以她必须让自己看起来强硬,甚至是强横。我想这可能也和她在建筑领域多年的奋斗经历有关,在这一刻我也更加深信,很多外表看起来强大的人,其实都是为了掩护内心的柔软。

但采访之后,她卸下了她的盔甲,也不再在意自己的腿部不适,带我在工作室四处参观,甚至还送我很多礼物,书,围巾,香水。这一刻我特别开心,问她:今天是圣诞节吗,你看起来就像个圣诞老人。

我至今还记得她当时的笑容,笑的如此自在,如此单纯,如此放松,如此像个孩子。

而之后,因为她的服装和配饰风格一直很“另类”:我又问了另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问题:

“你的衣服都是在哪里买的?”

“你下礼拜干什么?”

我一愣。她的问题出人意料,她想说什么?

“你,你要干嘛?”我不知所措。

“我带你去逛街。”

我当时的感觉简直可以用震惊形容。她的这个回答我从来没有想过,也从来不敢去想:居然能和著名建筑师一起逛街!

我长时间语塞,既意外,也心虚,最后还是在身旁人的提醒下,才支支吾吾地回答:

“下次吧,如果还有机会伦敦见,我们就去逛街。”

之后我俩就加了微信——她居然也有微信,但我从不敢主动骚扰她,因为以我的身份我不敢。但没想到逢年过节时她会主动给我发来问候,也会经常问起我最近的日程与计划,所以后来我们虽然没有再见过,但在微信上已经成为了好朋友。而我们最后的一次微信对话是今年3月2日,她还在问我什么时候再来伦敦,我说在剪辑《谢谢你,伦敦》的片子,等剪好后第一时间就把样片发给你,她说她非常期待。

没想到,这竟是我们最后一次对话。

现在想来,如果说扎哈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我想是两个方面:一是她的建筑理念领先于时代,这让我感觉活在了未来,虽然这可能让她“大器晚成”,但当人们真正开始理解她的建筑时,会切身感受到真正的大师风采:原来我们可以如此创造事物。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对于工作的理解。在这个时代,虽然女权主义的口号一直反复被提及,但若真想获得与男人同等的社会地位,女人仍要付出更多,乃至更多更多的努力。但这都不是问题,因为只要你真正勤奋工作,就一定能做到。不论别人说什么,为自己的目标努力,拥有独立的事业与人格,不论男人女人,都是最重要的。

Work harder, all the time.

此刻,将近24小时过去了,一想起她已经离去的事实,我还是十分想哭。我喜欢她,尊重她,敬仰她。我做过很多次采访,而采访带给我最大的快乐,是不同的采访对象的言谈举止都会对我心里的不同方面产生不同程度的激励。而无疑,扎哈是我最佩服的女人。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回到伦敦的那个下午,那个明媚的下午,那个悠长的下午,如果我能再一次见到扎哈,我想马上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说的第一句话是:

“姐们儿,我现在就要和你去逛街。”

谢谢你,扎哈。愿你安息。

从今天起,天堂因你更美丽。

田朴珺

哈迪德生前在中国的建筑作品:

声明:【版权归作者所有。若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还望谅解,如原作者看到,欢迎联系仙子君认领(可发邮至3313481667@qq.com或直接在公众号留言),仙子君会在后续文章声明中标明。如觉侵权,仙子君会在第一时间删除。多谢!】


?